鹞蓝

#天空的起点#
三万年前交错开的两支猿,在再度纠缠的时空线里,狭路相逢
文明一步步踏上临界点,或坠入地狱,或冲破苍穹
在燃烧着血和火的悬崖顶端,少年们望向正在被撕裂的天空,张开翅膀

呃…… “美好明天图片社”?旁边那个字是“拳”么?

sitofan:

对了,才想起来,这张照片在我手机里呆了很久了。

 @鹞蓝 小伙伴来猜一猜,这个“天图”是干嘛的?猜三次!(猜毛线啊?旁边的字都暴露了!)

天图七星知道真相之后哭晕在厕所。

[天空的起点]番外-竹泉育崽笔记(2)-语言迟缓

星历九年,十岁的寓瞳才开始说第一句话。


索菲亚从寓瞳三个月大起就很急:“她怎么还不会叫姐姐呀?是不是发育有点迟缓呀?” 


寓瞳一岁时,大孩子们不把“索菲亚操心寓瞳在三个月大时不会说话”当段子讲了。星潮和青穹查了两天的资料后开了堂婴幼儿发育的讨论会,指出同时接触多种文化可能导致婴幼儿的语言迟缓。七月掰着指头数平时大家在寓瞳面前说的各国语言,发现手指脚趾都不够用。萧晨拍板:“以后在寓瞳面前只说夏国话。”


然后很多事发生。那些改变世界的事件呼啸着和寓瞳擦肩而过,没有耽误小姑娘断奶、学走路、认字和换牙。因为不会飞行,寓瞳学走路时摔了很多跤...

[天空的起点]番外-竹泉育崽笔记(1)-分离焦虑

"拿走。"丹喉咙里的空气刚好够他挤出这两个字,而胸腹在发音时不敢有丝毫起伏。

他僵成大理石雕的手里,一只三个月大的人类幼崽蹬着小肥腿吐口水泡泡。

刚刚把寓瞳搁丹怀里的薛峰颇为遗憾地把寓瞳脚腕上的异能抑制环紧了紧,摸出奶瓶开始冲奶粉:“没办法,异能抑制环并不总是靠谱,这么小的秩只能由秩来带。可特一随时可能有任务,喀秋莎辐射大,青穹他们叁又太小不够靠谱。”

寓瞳被奶味带得有点饿,头向丹怀里一拱,张嘴。

丹手臂猛伸直,竭尽全力把寓瞳摘远:“不是!不对!没有!”

寓瞳小嘴委屈地一瘪,预备开哭。


三分钟后,寓瞳在丹怀里满足地嘬奶瓶;丹双目放空地思考我是谁我...

[天空的起点]34-人间(1)

此纪无神无鬼。时间长河中自上而下,曾在荆棘中铺设道路的祖先;将把足迹散于星辰的后代;以及现在,明知前路艰险也携手奋进的人们——这,是我唯一信仰的,人类


古老传说终结的那个晚上,无星无月,天穹暗赤。

不知起于何处隐隐红芒笼罩下,城镇如同附在某颗巨兽杂乱抽搐心脏上的砂砾。伴随大地时不时的震颤,怪异的轰鸣于四野升起,仿佛千只并不存于世上的野兽在尖哮。


西南,九号基地边缘,壬戌堡垒里聚了一群孩子。

瞭望台上,许青穹把脸贴在坚固的窗子上。借着那朦胧的赤光,他看见盘山公路分为两侧,一侧,装载民众的车队向山外行驶;另一侧,军车的长龙逆着平民撤...

最近正好听到 monody 这首歌,奇奇怪怪的调子,看了歌词后却莫名地觉得和竹泉的小朋友们很搭…… 


Summer in the hills
群山盛夏之时
Those hazy days I do remember
那雾蒙蒙的日子仍历历在目
We were running still
我们坚定的奔跑
Had the whole world at our feet
踏遍整个天下
Watching seasons change
见证季节更替
Our roads were lined with adventure
我们走过的路便是传奇

Mountains in the way
群山峻岭,艰...

“The nitrogen in our DNA, the calcium in our teeth, the iron in our blood, the carbon in our apple pies were made in the interiors of collapsing stars. We are made of starstuff.”  -- Carl Sagan

悖悖论:

最令人惊叹的事实

——我们都是炉渣、星屎

[天空的起点(番外)]竹泉童话-鱼和天空

海洋隆起为天峰,山川裂成河谷,大陆漂移开去,冰川覆盖了大地又融化。爬啊爬,远方永远在地平线的另一端诱惑着它,它也许长出四肢,也许又回到水中,也许有了翅膀将天空划入属地,鼎盛又毁灭又重生,留下更多支离的白骨如千万纪念塔


在竹泉这种可以随时玩得了一场模拟联合国的地方,天南地北的习俗传染得比流感还快。

比如夏国的孩子们很快从克里斯和卡尔那里接受了“饭后要吃甜点”的风俗并以之为宇宙真理,又比如小家伙们一个接一个地开始要求“睡前要听故事”不然拒绝睡觉。

然而要命的是,这么四十多个小不点儿加在一起已经把书里的故事听得差不多了。于是,无论大孩子们讲起哪国的童话或传说,都有小家伙喊“我听过我听...

这里是大夏共和军的两只雏凤。小二你看起来很正经嘛

by 米炸糕 

请人帮忙涂了个萧少侠。我就描述了几句话,对方画出来的感觉比我想得还好

by 米炸糕

[天空的起点]18-模型构建

为什么在我们描述的科学世界的图画中的任何部分都找不到感觉、知觉和思考的自我——因为它就是那幅画面本身


萧晨的记忆里,那个夏天仿佛没有尽头,即使具体的细节早已含糊,脑海里的那段日子只充斥着无边无际的明媚阳光。

那时候少年们以为他们会在九月分开——空翼要去少年军校,星潮准备着加入Icarus的远征,虽然萧晨、月汐和薛峰都会留在海川中学,可三个人都还隔着年级。于是,在萧晨提议“想趁剩余的一个月假期到处走走看看”时,大家都响应得特别热烈。

八月,背上背包,振翅入云,一同见此天地。

高山,极地,雨林,深海,沙漠……他们是异能者了啊,哪里去不得?地广天高,合该让人自由翱翔...

啊,一鼓作气再搞定一张画布! 用了大绵羊的玉兔和上一篇文的梗! human:level 2 to infinite!

圣诞想装饰一下屋子,奈何卖的画都太贵而且不够逗,于是自己买了画框借了颜料画了@-榴蟒- 巨巨的地啾,挂在饭厅感觉食欲都上升了~

[天空的起点]17-HUMAN:LEVEL 2

天宽地广,还有多少风景他尚未看到啊。


攻破德伊沙神殿的那天晚上,空翼有了六年来的第一个新的梦境。

梦里他似乎依然是个手胖脚短的小学生,跟着同学们去夏游看日出。有大人的声音说,我在山顶插了一面旗,谁先跑到就有奖励。于是小孩子们呼啦啦地一路疯跑上去。他也开心地跟着跑,总有人在他疲惫的时候拉住他的手一起向前。

不知何时,他周围的小小的身影们渐次定格、透明。

停下,回头。他说快啊,我们一起。

忽而有火光弥漫开,模糊了那些稚嫩的脸。不,我们要留在这里了,他们说,留在这个时间,我们就永远是这个年纪。

他固执地摇头说,要整个班都过终点才算赢啊,你们不走,我也不走。

笨蛋……对面有...

[天空的起点]14-涌现性秩序

总有一天,我们要带着种子登上陌生的星球,我们的脚步要遍布抬头仰望时所有目光可及的地方,和更遥远的边疆。这是生命对于群星的许诺


于是接下来几天的航行里,星潮成了佩蓝歌蕊的小跟班,兴高采烈地学习轨道基地的原理和操作。佩蓝歌蕊做事相当随性,带了星潮几天后觉得这小姑娘用着挺顺手,于是直接把Icarus的部分指挥权放给了星潮,让她协助Icarus的日常维护。这几天里,星潮也终于坚持不懈地弄清楚了自己在真空中能无防护地自由活动的时间:三十分钟左右,是四名“秩”中最长的;萧晨能待的时间最短,约十分钟。但这些只是他们在静息态的估算。如果需要异能的高强度输出,比如在真空中战斗,这个时...

[天空的起点]13-天地为牢

这世界太大,我们却知道得太少,走得太慢。天地为牢。可我不甘心一辈子都被重力和光速束缚在这么狭窄的一片地方


登上Icarus后不到三小时,星潮开始不老实了。“月汐,帮个忙,我想试一下……”

一见萧晨那“你又欠抽了是不”眼神飘过来,星潮赶快向后飞摆手:“我就想看看我能在真空中能坚持的最长时间!有人看着就不危险!这次任务我们说不准什么时候会暴露在真空下,先了解自己的能力才好做准备啊!……反正无论如何我都会找机会试试的……”

觉得她说的确实比较合理,萧晨点头:“好,那我也试试。”

于是空翼再说服了几位基地工作人员,一群人兴致盎然地飘向轨道基地里最近的气闸舱。一路上,基...

[天空的起点]12-Icarus

“报复和杀人不是不好么?”“是不好,所以由我们来做,你们只用平安快乐地长大。”


姚光记得,自己做出第一个决定的那天,六月正午的阳光将皮肤灼得刺痛,恍惚间竟有寒冷的错觉。

他面前,理科大楼的咖啡厅里靠透明墙面的座位上,司徒信正急匆匆地往嘴里塞鸡肉卷饼:“有话快放,我吃完还得去找猴儿,动物实验周期长得赶紧准备——子归你怎么上午不见人啦,昨天实验做废我不说你啦,赶紧来帮我养大圣!”跟自己实验室的学生发完语音讯息,司徒信一边嚼卷饼一边顺着姚光的视线看向窗外的绿地。那里,绚烂夏花和浓荫下,女孩们正轻快地向长椅上的两名少年走去。“嘿嘿那小家伙傻是傻还挺好玩的——姚...

[天空的起点]11-天图

只要有这么一点儿的‘不合理’,就说明现有科学的体系必须推翻!重建!这才是让这世界天翻地覆的真正力量!


距空翼发来那条示警的短信已有三周时,星潮出事了。

那天萧晨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医师也告诉他再观察四五天就可以出院。天色已晚,他斜在沙发上扔了一地的草稿,咬着笔皱眉头看姚光给他布置的数学作业,认真地思考自己好不容易脱离昼影找到天图是不是就为了被这无穷级数虐。

这几天里,大夏军的代表很热情地找萧晨聊过几次,甚至北新和西陆的军方也想方设法地递来了“跟我混我对你好”的信息。姚光皱着眉头撵走了医院附近那群都快打起来的各国特工后,和萧晨有一次长谈。


——...

[天空的起点]10-监护人

‘晨’有希望的意思。我想,他期待你,成为栋梁。


萧晨又一次醒来的时候,下午的阳光正将病房晒出些微醺的暖意,轻灵的钢琴声如水流淌。

枕头和被子柔软而暖,适合再眯一会儿。于是他闭着眼睛听到琴曲的终章,然后偏过头,看向窝在两张床中间的沙发上看书的月汐,轻声问:“是什么歌?”

阳光勾勒出正垂目读书的长发女孩安静的侧影,她细密的睫毛仿佛由光线织成。才意识到萧晨的听觉似乎极其灵敏,月汐赶快摘下耳机,起身问道:“醒了?吵到你了么?不好意思……”

“没有,很好听。”

喜欢的音乐被称赞了很开心,月汐抿嘴一笑,让曲子继续播放。她走到病床旁,先用治疗的异能在萧晨全身环绕了几遍,再...

[天空的起点]9-大筛选理论

进化不是雕琢出完美而精巧的生命的凿子,是筛子。透不过它网眼的不完美的生命,都消失了。多可怕啊,这里没有人。


阿普洛斯雪山,沿半山腰环绕的戒备森严的哨所旁。

风声尖利到近乎刺穿耳膜,随后,雪山顶上惊雷乍起!

守卫们目瞪口呆地回望已沉寂万年的雪山——天罚降临般的猛烈爆炸连接迸发,将半个山顶在火光里抛向凌晨的深蓝天空。冲击波在暗色天幕中扯出横贯长空的球形白痕。

那个长发的东陆女孩眉头轻蹙,自语:“萧晨?不好了……”

地动山摇,积雪洪流般奔腾下来。有那么一会儿,姚光面前的那名守卫的脑中只剩下“从没人告诉过我阿普洛斯是活火山”的荒唐念头。随后,他见到此...

[天空的起点]8-双稳态取值

就如岩石从山峰滚落,随机跌入左边或右边的山谷,那时,地球联邦其实有相当的可能性,选择昼影。


相隔不到12小时,大夏共和军再次进入临战警戒。三十六架天梯上,驾驶员进入战机舱待命,战士们的头盔上一半映照着蔚蓝地球一半映照着深黑星海,瞳孔中倒影着象征紧急状态的闪烁红光。

北新合众国所有航母编队从全球各地海域回撤,航线指向向夏叶群岛。

冬疆帝国广阔纯白的雪原上,洪流般的坦克群和武装直升机向东集结。

Icarus不再逡巡于天际,向太平洋上空的同步轨道变轨。

一个不详的代号在各大国最高层间传递——“它域”。


时隔十六年,“秩”级异能者再...

© 鹞蓝 | Powered by LOFTER